社科院称今年城镇人口将首次超过农村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19日 发 布 的2012年 社 会 蓝 皮
书《2012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称,2011年是中国城市化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城镇人
口 占 总 人 口 的 比 重 将 首 次 超
过50%。这标志着中国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成长阶段,城市化成为继工业化之后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

  城市化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强劲动力。但如果不遵循城市发展的客观规律,不循序渐进,城市化就难以健康发展,不仅损害农民利益,也会带来严重的“城市病”。

  基于这一判断,数位经济学者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为了适应城市人口比重超过农村这一新形势,国家应该尽快在社会政策方面加以配套,以促进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城市化快速发展

  在发布会上,中国社科院学术委员、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李培林说,从中国社会转型的角度看,中国目前仍然处于结构变动弹性很大的阶段,仍然充满着机遇。中国未来的发展必须寻找新动力。而城市化推动、国内消费的推动、社会体制改革的推动,将成为未来二十年中国改革和发展的新动力。

  ●我国城镇化率已达46.59%,只用30年时间就赶上了西方200年的城市化历程

  “我们今年总报告的主题就是城市化引领新成长阶段。”李培林说,今年将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城市人口超
过 乡 村 人 口 , 城 市 化 水 平 超
过50%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中国从一个具有几千年农业文明历史的农民大国,进入城市社会为主的新成长阶段,这种变化不是简单的一个城镇人口百分比的变化,而是意味着人们生活方式、生产方式、职业结构、消费行为以及价值观念都会随之发生极其深刻的变化。换句话说,城市化将继我国工业化之后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引擎。

  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城镇化率已达46.59%,我们只用30年时间就赶上了西方200年的城市化历程。

  然而中国城市化的快速推进,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北京大学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与经济增长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志洲表示,中国城市化的进度与工业化进程的不断加快是分不开的,但是我国仍是发展中国家,因此有一部分人口会随着经济增长在城市与乡村间不断移动,这也充分表明我国发展仍有很大空间,仍有很多消费需求在等待创造。但是经济增长不能光是数量扩张,还应该是质量的加强。我国现在面临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就业的较大压力,因此将来一段时间怎样解决新生劳动力就业,尤其是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的这部分人口的就业是急需研究解决的问题。

  改革开放30多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工业化的推进,城市化步伐大大加快。城市化的快速发展,拓展了经济发展和就业空间,促进了经济繁荣和社会进步,功不可没。

  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昌平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 现
在 的 城 市 化 是 “ 两 要 两
不要”,要农民工的劳动力不要农民工,要农民的土地不要失地农民。农民进入城市而不能享受市民待遇,这样的城市化率没有意义。去除没有享受市民待遇的人群,现在的城市化率估计只有40%。

  中国经济规律研究会副会长陈厚义说,从人口意义上看,城市化是农村人口转化为城镇人口的过程;从地理意义上看,城市化则是一个地区的人口在城镇相对集中的过程。“我国城镇化率由1978年的17.92%发展到2009年的46.59%,应该说步伐是很快的。”

  总而言之,专家们认为当前农民工向市民转化仍面临着多重困难,如果不加以解决,就很难保证城市化对经济和社会的推动效力。

  中央党校教授向春玲表示,我国城市化速度在20世纪80年代较为缓慢,90年代速度加快,新世纪以来则大幅提速。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的陈甬军教授说,中国已进入城市化率从30%到70%的城市化加速发展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陆学艺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特别是近十年,每年的平均速度达到了1.35个百分点,所以现在到了临界点。从发达国走过的历史来看,超过了临界点以后城市化速度还要加快。

  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

  “城市化是好的,但问题在哪儿?在社会政策方面、社会体制改革方面还远远跟不上需求。”陆学艺说,比如街道办事处,1978年中国只有1
.7亿城镇人口的时候,有4444个街道办事处;2010年有6亿多人了,街道办事处就只有6923个。1978年的时候,一个街道管4900人,现在一个街道平均要管理9.6万人,而且有管理几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的街道。“为什么现在社会管理容易出现问题,就是因为框架跟不上。”

  ●城市化说到底是人的市民化,而不是土地的城市化

  更重要的是,现在农民工体制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陆学艺说,现在出了一些矛盾和冲突,如果农民工体制不能解决还拖下去的话,对城市的管理是有影响的。这还要求社会保障要跟上来。

  城市化的过程是部分农村土地变成城市用地的过程,更是农民转变为市民的过程。城市化的真正标志是进城农民有充分的就业和完全的市民权益。但是,我国城市化进程中却出现了土地城市化快于人的城市化的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09中国城市发展报告》显示,2001年至2007年,地级以上城市市辖区建成区面积增长70.1%,但人口增长只有30%。

  当前,我国城镇化率是46.59%,而城镇户籍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只有约33%。这意味着有13.6%即1.28亿生活在城镇里的人没有真正城市化。许多进城农民并没有成为真正的市民,还有一些农民坐地被城市化,成了“扛锄头的市民”。有学者把这种城市化称作“半城市化”、“浅城市化”。

  我国的城镇人口统计的是在城镇生活半年以上的常住人口。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指出,事实上中国的城市化率被严重高估,目前统计的6亿城镇人口中,至少有2亿人并没有享受到市民的权利。

  一些地方推进城市化的冲动来自于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千方百计把农民土地变为建设用地,一些农民“被上楼”,一些村庄成建制地变为城镇,违法拆迁、暴力拆迁时有发生,农民利益受到严重损害。

  2010年,全国土地出让成交总价款2.7万亿元,占财政收入比重达32.53%;5年来,全国共批准新增建设用地3300多万亩。

澳门威斯尼斯全部网址,  重庆工商大学统计学院副教授易忠说,有“两把剪刀”损害了农民在城市化进程中的利益。一是通过强制性的征地拆迁,以非市场价格的补偿,从被征地农民那里转移财富,在城乡之间形成城市化初次分配的“剪刀差”;二是通过住房所有者以住房产权不断吸附社会增值财富,导致有房者愈富,无房者愈穷,形成城市化二次分配的“剪刀差”。

  进城农民在享受公共服务方面不能和真正的市民对等,形成公共服务的分配不公。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刘昕分析,由于体制机制原因,很多进城农民难以获得同市民一样的社保待遇,并没有真正融入城市。

  城市化,应该是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城市化,是改变“三农”弱势状态的城市化,而不是又一次以牺牲农民利益尤其是土地权益为代价的城市化。陈锡文指出,农民的住宅是合法的财产权益,而社会保障是政府应当提供的公共服务,不能说你要获得我的公共服务,就要拿你自己的财产来换。这种换法,是在制造新的不平衡。

  长期致力于“农民市民化”研究的中央党校学者王道勇博士告诉记者,在城市化进程中,失地农民“被市民化”倾向已经引起广泛的注意,但流动人口“被农民化”倾向则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流动人口往往被主流社会排斥,其利益常常被剥夺。城市化说到底是人的市民化,而不是楼房化和建制镇化。城市化是农民变市民,而不是把他们变成亦工亦农、亦城亦乡、颠沛流离、候鸟一般的“两栖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