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部长表示中国贸易救济措施并非保护主义

  12月15日下午,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日内瓦出席世贸组织(WTO)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大会并发言后,就本次部长级会议及多哈回合谈判及相关议题、中国外贸形势等接受了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新社、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彭博新闻社、美国贸易内情、日本共同社、瑞士《时报》等中外媒体的联合采访并回答了提问。

□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 屠新泉

  期待多哈回合体现发展宗旨并继续向前推进

加入《政府采购协定》有助于系统地解决政府采购领域对外开放和对内改革的问题,因此应以加入GPA为契机,全面梳理、完善我国政府采购制度,推进相关领域尤其是国有企业采购的市场化、规范化改革,实现以开放促改革、以开放促发展的目标。

  在问答中央电视台记者关于当前多哈回合陷入僵局,对此次会议及多哈回合有何期待,如何看待一些成员提出多哈谈判的新途径和新议题时,陈德铭说,我在刚才的大会发言中阐述了中方在这一问题上的原则立场。我认为,多边贸易体制是维护全球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的主渠道,这一点已被历史证明,各方要共同维护并推动多哈回合谈判取得成功。造成目前多哈回合困境的原因不仅仅是金融危机的发生,更主要的是由于一些国家正值政治上的选举周期,在谈判中难以展现更多的灵活性和推动力。虽然目前多哈回合遭遇困境,似乎进入“冬眠”期,但在本届部长级会议上,各成员均展现出经过一段时间磨合后会继续推进的信心,期待多哈回合的“春天”不会太遥远。

4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宣布,中国将加快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政府采购协定》进程。这是2007年启动加入《政府采购协定》谈判以来,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就此正式表态,标志着中国加入GPA谈判进程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中国是多哈回合的坚定支持者。我们认为,绝不能轻言放弃来之不易的谈判成果,应在尊重谈判授权和现有成果的基础上,寻求可行办法,弥合分歧,直至最终达成协议。同时,不能偏离多哈回合是发展回合这一宗旨和轨道。十年前确定了多哈回合是发展回合,十年后尽管世界经济发生了许多变化,但发展中成员特别是最不发达成员面临的发展挑战并未改变。

GPA作为WTO管辖的诸边协议,向所有WTO成员开放,但不要求所有成员加入。其宗旨是实施国民待遇原则、实现参加方政府采购市场的相互开放。截至2017年底,GPA共有19个参加方(将欧盟及其成员国计为1个参加方),包含47个WTO成员,另有10个WTO成员正在申请加入GPA。政府采购市场的开放是经济全球化的一个组成部分,GPA作为这一领域最重要的国际贸易协议,对推动政府采购市场的竞争和一体化具有重要作用。目前,GPA涵盖的政府采购市场规模每年达1.7万亿美元。GPA也是WTO成立之后少数取得新的谈判成果的领域。

  我的期待是在多哈回合谈判总体“一揽子”协议难以达成的情况下,未来一年,应就分歧较小、容易形成共识的问题,特别是在帮助最不发达国家方面形成共识,率先在它们关切和等待了十年的“早期收获”方面取得突破。最不发达国家的经济困境是历史造成的,为它们提供帮助理所应当。帮助最不发达国家,就是帮助我们自己。它们发展了,国际市场就会进一步扩大,贸易就会更加繁荣。因此,每个世贸成员都应拿出足够的政治胸怀,在帮助最不发达国家方面迈出一步,而不是把自己想得到的要价与帮助捆绑在一起。

中国在加入WTO议定书中承诺,在成为WTO成员后将尽快启动加入GPA谈判。2007年底,中国政府履行承诺,提交了加入GPA申请和首份出价。根据加入GPA的程序,中国需要就政府采购市场的开放范围提供出价,并和GPA参加方开展双边谈判,同时要按照GPA规则的要求修改相应国内法律法规,使中国的政府采购制度符合国际规范。由于多种原因,中方的出价与GPA参加方要价还存在差距。自2007年提交首份出价以来,中国已经总共提交了6份出价,其中第6份出价在各个方面与第5份出价相比都有较显著的进步。但即便如此,在美国、欧盟等主要参加方看来,我国目前的出价仍有不足。

  对于一些成员提出的多哈回合谈判新途径和新议题问题,中国总体上持开放态度,但对任何新议题和新途径的讨论都不应该偏离发展宗旨,更不能以放弃多哈回合为代价。就好像在爬山,多哈回合是山顶,是目的地。通向山顶的路遇到阻碍时,是越过阻塞继续向前,还是另辟蹊径?其实选择的方式并不是唯一的,重要的是要到达既定的目标。

从根本上看,我国加入GPA需要解决的是如何进一步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问题。一方面,政府采购制度本质上要求首先解决政府和市场边界的问题,但目前,我国政府部门还有附属的经营实体。此外,我国国有企业公益类和商业类的分类改革尚未完全到位,政府采购边界不够清晰,尤其是用于政府目的的采购与用于商业目的的采购很难区分。另一方面,我国还未加入GPA,也未与任何国家和地区签订政府采购市场开放协定,从法理上看,我国政府采购市场尚未开放。外国政府及其企业对进入我国政府采购市场心存顾虑,我国企业也被排斥在其他国家政府采购市场之外。我国国有企业采购不适用《政府采购法》,但被GPA参加方认为是政府采购,对此一旦出现争议,也被外界归因为政府采购领域存在歧视或不开放。

  多哈回合何去何从,最终应该由世贸组织150多个成员共同决定。今天在日内瓦,有120多个世贸组织成员共同发表声明,要求“尊重授权、锁定成果”,继续推进多哈回合。世贸成员发展水平各异,期望值不一,在决定通向多哈回合目标的道路选择时,应尊重大多数成员的意见。当然,在成功完成多哈回合后,一些新议题是可以开展讨论的。但在发展议题未得到妥善解决之前,很难相信WTO成员有精力、有信心去解决新挑战和新问题。

政府采购领域的改革和开放往往是一体的,没有开放的政府采购也就难以形成一个公平、有效竞争的环境。加入GPA有助于系统地解决政府采购领域对外开放和对内改革的问题,因此应以加入GPA为契机,全面梳理、完善我国政府采购制度,推进相关领域尤其是国有企业采购的市场化、规范化改革,实现以开放促改革、以开放促发展的目标。

  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之间合作大于竞争

当前,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使得经济全球化和多边贸易体制面临挑战。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再声明坚定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维护全球化。在WTO多哈回合谈判长期停滞、其他新议题难以形成共识的情况下,GPA是当前WTO体制中为数不多的运行较好、仍处于健康发展中的诸边协定,近年来还吸收了多个新参加方,而且近期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大都参照GPA制定了政府采购规则。这都表明政府采购市场的开放得到了众多WTO成员的支持,已经成为经济一体化的重要领域。因此,中国加快加入GPA进程,正是以实际行动表明中国对全球化和WTO的支持。

  在回答路透社记者关于发达国家市场不断萎缩,中国是否会扩大和新兴经济体的贸易规模,贸易规模扩大是否会产生更多的贸易摩擦时,陈德铭表示,中国一直实施市场多元化战略,调整出口的市场结构,近年来与很多新兴市场的贸易规模不断扩大。

尽管加入GPA仍然面临许多体制性、技术性的现实困难,但只要坚定加快改革开放的决心、勇于担当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责任,中国将尽快完成加入GPA谈判,扩大中国政府采购市场的开放,完善中国的政府采购制度,同时为多边贸易体制的稳定和发展做出贡献。

  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时,中国对欧盟、美国和日本的出口约占中国出口总量的60%,但今年1-10月,中国对这三个国家和地区的出口只占到中国出口总额的45%。也就是说,中国的出口市场结构正在迅速发生变化。

  中国在与新兴市场发展贸易的同时,也十分重视扩大自这些国家的进口,努力实现双边贸易的平衡发展。总体上看,中国与东盟、非洲国家、南美国家等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贸易中基本是平衡的。

  当然,随着贸易规模的扩大,有竞争甚至出现摩擦在所难免。但我并不认为贸易摩擦一定会增多,合作是中国与其他新兴经济体之间经贸关系的主流。有了摩擦并不可怕,要按世贸规则冷静、妥善处理,不搞扩大化。新兴经济体之间经贸关系的稳定发展对彼此、对世界经济都是有利的。

  中国为多哈发展回合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在回答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关于中国一直强调多哈回合是发展回合,中国为推动解决发展问题做了哪些具体的努力时,陈德铭表示,在多哈回合谈判中,中方一直呼吁各方关注发展中成员关切,主张给予发展中成员切实有效的特殊和差别待遇,继续加大对发展中成员、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的资金和技术支持,进一步开放市场,减免债务,切实履行承诺,帮助他们摆脱贫困,实现全面发展。强调最不发达成员利益的优先地位,一直致力于达成最不发达成员关注的“早期收获”,遗憾的是他们迄今未能得到这一成果。

  中国致力于在南南合作的框架下向其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在发展问题上采取了切实的行动。我们重点对非洲、加勒比、南太岛国等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帮助他们建设桥梁、公路、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学校、医院和其他公共服务设施。我们也帮助最不发达国家,特别是帮助粮食困难国家建立现代农业示范中心,与非洲主要产棉国加强合作,为其提供良种、化肥、农机、技术及人才方面的培训。自2008年以来,中国已连续三年成为LDC的第一大出口市场,他们对中国的出口占到其总出口的23%,即这些国家将近四分之一的产品出口到了中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