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日报:黑龙江日报非转基因大豆报道严重失实

《黑龙江日报》非转基因大豆报道严重失实

不久前,黑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新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新条例做出了依法禁止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的规定。此举一出掀起千层浪,业界为此轮番上演唇枪舌剑。

本报记者 马爱平

转基因安全究竟有没有定论?

10月18日,《黑龙江日报》7版刊发文章:《非转基因大豆的坚守者——访原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文中王小语之语,却有多处严重失实。

马守义:黑龙江省农垦科学院研究员

在该专访中,王小语说:“近年来,中国顶级科学、医学、军事医学研究机构都已经给出了转基因大豆不安全的结论,所以应该加以重视。”

黄大昉: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对此,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杨晓光纠正:学界统一的认识是,国内外已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都是安全的,这是定论。迄今为止,并没有发现科学界公认的、可以证明转基因食品对人体有害的证据。

马守义:拒绝转基因作物的种植,是祖国大粮仓的需要。黑龙江是全国最大的商品粮基地,全省粮食总产量1369.58亿斤,占全国总产量的1/10,所以保护粮食源头、粮食种植的安全性非常必要。转基因安全是一个全世界争论不休的话题,在转基因有没有危害还没有定论的时候,那就是有风险的存在,避开是必要的,所以我省立法禁止转基因种植,是保护大粮仓的睿智选择。

数据显示,转基因食品从1996年在美国上市以来,迄今未发现一例由转基因食品引起的过敏或中毒现象。

黄大昉:转基因安全首先是一个科学问题。经过了30年的科学研究、20年的大规模应用实践,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从科学上讲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经过严格安全评价,依法审批推广应用的转基因产品是安全的,其风险是可控的。

在中国农业农村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日本厚生省和欧洲食品安全局的网站上,均可查到与此相同的权威表述。

2017新年伊始,中国科协将“超百位诺奖得主联署公开信,呼吁停止反对转基因技术”评为2016年十大科学传播事件之一。参加签名的诺奖得主共有123位,他们与转基因农作物并无丝毫利益瓜葛,他们站出来明确指出,“迄今没有任何科学根据说明转基因农作物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有害”。

“转基因大豆是国际上大宗贸易商品,我国需求量稳定增长,并安全进口20多年,早就经过生产国和我国严格规范的安全性评估。迄今没有一篇宣称转基因大豆有害的文章是成立的。”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说。

禁种转基因是对农民利益和生态环境的保护?

发展转基因研究与应用是我国既定的国家发展战略。《“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提出:“‘十三五’期间要推进新型抗虫棉、抗虫玉米、抗除草剂大豆等重大产品产业化。”

王春海:黑龙江省农委种植业管理处副处长

专访中,王小语还说:“黑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了新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根据《条例》,本省行政区域内依法禁止种植转基因玉米、水稻、大豆等粮食作物,禁止非法生产、经营和为种植者提供转基因粮食作物种子,禁止非法生产、加工、销售、进境转基因或者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用农产品。此举在维护国家粮食安全、百姓食品安全中发挥了重要的历史性作用。”

胡瑞法: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转基因生物安全研究课题组组长

“这没有法律依据。”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教授刘旭霞说,中国目前没有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法律,从“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来看,也不可能出台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法律,如果国家层面允许种植转基因作物,作为省级的食品安全管理条例,在法律效力上也不能剥夺黑龙江省农民依法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权利。

王春海:黑龙江这些年一直种植非转基因粮食,尤其是黑龙江绿色有机粮食在市场和消费者中的认知度越来越高,依法规定不准种植转基因粮食,不仅是对我省农民利益的一种保护,更是对龙江农业生态环境和龙江绿色粮食的一种保护。

“王小语的言论突破了行业道德与法律底线。”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林敏说,黑龙江日报这篇专访把转基因技术置于农业绿色发展和老百姓健康的对立面,王小语公然抹黑转基因大豆的安全性,有悖中央发展转基因技术的大政方针,有为拯救黑龙江传统大豆产业而不惜误导公众之嫌。

胡瑞法:禁种转基因作物将损害农民的利益。研究表明,与非转基因作物相比,转基因作物生产将增产10%左右(主要由于减少害虫和杂草危害所带来的产量损失),增收10-30%。

“这篇专访违背科学结论,再次表现出《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法理不成立,充满了地方保护的落后色彩。”姜韬说。

转基因作物是生态环境保护与恢复的最有效技术之一。国际上尤其是在南美国家的一些地区,与抗除草剂转基因玉米和大豆的种植一起采用的免耕技术大面积采用,不仅显着增加了农产品产量和农民收入,同时显着保护与恢复了生态环境。鉴于此,通过禁种转基因来保护生态环境的提法显然缺乏科学依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