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文章】周静淑:回忆陶校长

发布时间:2021-10-13浏览次数:10

我是在农村生长的一个土里土气的姑娘,才十一、二岁因不愿被逼结婚,就冲了出来,从丰都走到了重庆。一路帮人拉船,搭载到了重庆,经人先容又到了北碚草街子古圣寺育才学校读书。陶校长见学校来了我这样一个憨厚朴实、傻里傻气的小姑娘,非常高兴,摸着我的头,问我是什么地方人,我回答说是“丰都”。他就逗我玩了,说:“丰都是鬼呀,还有人么? ”然后又问我为啥出来的,我说不愿被逼结婚,他说:“好,冲出来了就是人”。他又问:“丰都有庙,你为啥不去求菩萨显灵呢?”我说那是迷信,又说我住在丰都,实际是石柱人。陶校长就又说:“秦良玉的家乡石柱,知道秦良玉么?”在逗我玩的闲谈中,他已教育了我要不怕鬼,要有这股劲才能冲出来。我从小失去了父亲,没人这么慈祥亲切地和我谈过话,我几次感动得哭了。

当时育才被外面人传说是天才教育,都是天才儿童。我哪里是天才?我是一个笨头笨脑的农村姑娘。但陶校长很喜欢我这样的女孩,见我打着光脚,没有鞋穿,他就对意姐说:“应补助她一双鞋。”没过几天,意姐就给了我一双黑色力士鞋,我放了好久都舍不得穿。可见,陶校长并没有搞什么天才教育。大家丰都还有一位女同学,名叫熊天才。陶校长见到这位同学就说她这个名字不好,替她改成了民才,这更能说明陶校长对天才的认识理解,是正确的。

46年学校迁到了红岩村,我已进入了社会组学习。有一天开大会,陶校长慷慨激昂地讲话,越讲越兴奋,说国民党反动派在立案上卡大家,要想用不准立案来逼大家关门或者改变办学的宗旨和办法,去求他们,跟他们走,陶校长大声疾呼道:“大家不求人,自力更生,自食其力,就是不改变办法,不怕国民党卡大家,就是不跟他们走。”红岩村没有什么可种的地,大家就见缝插针地种菜,开荒种了不少茄子、海椒、土豆。陶校长见大家挑着桶去浇粪种菜,不怕脏,不怕累,兴高采烈、生龙活虎地,他也很高兴。陶校长培养大家爱祖国、爱劳动,要大家学会用手和用脑,在劳力上劳心。陶校长要大家一面学习学问常识和专业常识,一面深入社会、接触社会,从群众中学习各种本领和做人的道理。陶校长要大家投入革命斗争,从实践中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陶校长要大家深入群众做“人中人”,决不做“人上人”。难道这些都是所谓的 “天才教育”吗?

来自周静淑口述

(编辑系育才老校友)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